必发游戏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丑陋的人鱼

必发老虎机 时间:2015-01-16

Chapter 01

   怪病

  苏蕾最近得了一种怪病。她的皮肤上出现红斑。先是出现在腹部,然后是背部。

  苏蕾以为是什么过敏症状,去医院做了检查,却查不出具体病因,医生给她开了点消炎药。

  苏蕾涂抹了之后并没见效,红色斑点开始变成条状,半弧的形状像波浪一样以规整的秩序连接。

  腹部、胸部、大腿、小腿,最后蔓延到全身。

  苏蕾像披了层鱼鳞一样,全身上下除了脸竟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苏蕾的“鱼鳞”像用刀子划上去的一样,伤痕陷在肉里,有的甚至能摸出皮肉外翻,令人触目惊心。

  这使得她即使是在炎热的盛夏,也必须要穿上长衣长裤,围上围巾,把全身捂得严严的。

  大街上的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心想这个人肯定有病吧。

  自从得了这种怪病以后,苏蕾把工作辞了,性格也变得孤僻扭曲起来。

  她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厚厚的窗帘隔绝了外面明媚的天气。她躲藏在黑暗里像个女鬼,从一个时尚漂亮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腐女”。是的,因为屋里长期不通风,苏蕾的家里充斥着一股腐败的味道。

  苏蕾曾四处求医却找不到治疗的办法,“鱼鳞”怪病已令苏蕾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弥漫着各种怪味的黑暗房间里,苏蕾一身黑衣几乎和黑暗同化,只有电脑屏幕亮着。

  电脑音箱发出了提示音,是论坛中有了新回复。

  苏蕾曾在各大论坛发帖求助,回复很多,却没有一条有用的信息。

  更多的网友是当奇闻怪事看,有人同情,有人惊叹,却没有人给予帮助。苏蕾坐到电脑前,即使不抱希望,她还是点开了回复。

  回帖写着:你这种病只有一个人能治,你可以去试试。

  下面是一个地址。

  苏蕾瞪大了双眼,这小网友不是在耍她吧?她的病真的有治了吗?

   Chapter 02

   诊所

  苏蕾来到论坛上写的地方。

  这里看起来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居民区,不像大都市那样喧闹繁华,不似贫困山村那么落后不济。

  这里没有医院,也没有诊所,更不像住着世外高人的样子。

  苏蕾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她怀着仅存的希望敲开了面前的大门。

  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她好奇地看着苏蕾的打扮问:“请问,你是?”

  苏蕾说明来意。这时屋子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有新病人到了?”

  “是的,”中年妇女恭敬地回答道。

  “把她带进来吧。”

  “好。”中年妇女把苏蕾带进屋,走到一扇雕花门前,对苏蕾说:“进去吧!”

  苏蕾有些紧张,但还是坚定地推开门走进了那间神秘的“诊室”。

  与其说是“诊室”,不如说是一个老人的普通卧室。

  老式的木制家具,褪色的窗帘,塑料的桌布,还挂着床帐,桌上有扑克牌、几本经书、老花镜、念珠,屋子光线并不明亮,弥漫着木头腐朽的味道和檀香味。

  一个头发斑白,满脸皱褶的老人站在桌子前,她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苏蕾,眼中闪现出一种不敢置信和等待已久的目光。

  苏蕾不明白为什么这两种全然矛盾的眼神会同时出现在这位老人眼中。

  老人摇摇头,口中喃喃道:“想不到啊,想不到,真的会出现。”

   Chapter 03

   鱼鳞病

  苏蕾迷茫:“医……医生,我的病还有治吗?”

  “别叫我医生,叫我徐老太吧。”老人戴上老花镜,仿佛即将要研究一件旷世的艺术品。

  “徐老太,你有办法治我的病吗?我真的很需要帮助,你要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治好我的鱼鳞病,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苏蕾真的是病急乱投医了,对着这个她一点都不了解的陌生人苦苦哀求着。

  “鱼鳞病?”徐老太回味般地点点头,“你起的这个名字还真的贴切啊!你真的愿意为了治好这个病付出任何代价?”

  苏蕾决然地点点头。

  “好。把你的衣服全部脱下来,我帮你检查。”

  苏蕾褪下所有衣服,全身赤裸地站在徐老太面前,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

  可自从得了这个怪病,苏蕾就再也不照镜子了,因为镜子里的不再是迷人的胴体,而是丑陋的人鱼!

  徐老太看着这具身体,露出了叹为观止的表情,“3357片,果然是3357片!想不到竟然会在一个女人身上出现,刘瑾啊刘瑾,你是想女人想疯了吗?还是你真的分不清自己是男人是女人了?”

  苏蕾有些害怕,徐老太的话令她一头雾水,尤其是徐老太看她身体时的眼神,根本不是医生看病患的眼神,而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什么3357片啊?我的病到底能治吗?你是不是要3357块的诊金啊?”苏蕾有些急了。

  “她不是要3357的诊金,她是说你身上的鱼鳞有3357片。”床帐掀开,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天呐!屋里除了她和徐老太,竟然还有第三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苏蕾尖叫着遮住身体:“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她转而又怒视向徐老太:“屋里还有人,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也没问我啊。”徐老太不痛不痒地说。

  苏蕾为之气结:“你们……你们……”

  一种强烈的屈辱感和被欺骗的气愤令苏蕾几乎全身都在颤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人见苏蕾强忍泪水的样子,紧张地上前解释,“是我刚刚打了麻醉药,躺在床上不能动也不能开口说话。我也和你有一样的遭遇,同是天涯寻医人,我们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治好病,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男人彬彬有礼,穿着白色衬衫的他颇为斯文帅气,若不是在这种场合相遇,以男子俊逸的外形一定会惹很多女子倾心。

  “他和你的病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等级罢了。”徐老太说道。

   Chapter 04

   人体酷刑

  徐老太让男子将上衣脱掉,脱掉的一刹那,苏蕾的惊讶无以复加。

  只见男子光洁的胸膛上横亘着八道鲜红且皮肉外翻的伤痕,又粗又深,像八道鸿沟又像八条丑陋巨大的蜈蚣,从锁骨一直到小腹。

  如果说苏蕾的鱼鳞病是看后令人头皮发麻,那男子的伤痕则是让人看了心惊肉跳!

  “这……是怎么回事?”苏蕾瞪大双眼,颤抖地指着男子问。

  “你们身上的伤痕根本不是病,所以医院都治不好。”徐老太说。

  “不是病?那是什么?”苏蕾急切地问。

  “是你们前世带来的怨念,前世你们都是被处以极刑的犯人,清朝十大酷刑知道吧?你们被处以的就是其中最为残忍的剐刑,也叫做凌迟,意思是千刀万剐,因为死前极为痛苦不堪,所以怨念才凝结不散,将身体上的刑罚带到轮回后的今生。”

  “剐刑根据所犯罪行的严重程度,所剐的刀数也不一样,最基本的是八刀,一般都成百上千刀,史上所剐刀数最多的是清朝的太监刘瑾,总共被剐了3357刀。有时剐犯人的时候刽子手会用渔网将其罩住,在网的缝隙中一片一片将肉剐下来,所以这种刑法又叫鱼鳞剐。”

  “你是说我的前世是个太监?”

  这太不可思议了!苏蕾简直无法接受!她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前世竟然是个太监,而且还是历史上臭名昭著,影视剧中频频出现的大太监刘瑾!

  苏蕾似乎听到有尖细的声音在她耳畔阴阳怪气地叫:“刘公公,刘公公……”

  苏蕾打了个寒战:“那么我身上的鱼鳞病就是当时鱼鳞剐所留下的痕迹喽?”

  “没错,尹辰也是被处以的这种刑罚,他被剐了8刀,和你的3357刀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我才说,你们的病是一样的,只是级别不同而已。”

  原来那个人叫尹辰,和他的气质还蛮符合的。

  苏蕾撇撇嘴,接着问,“徐老太,病理你也说了,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不知你可有办法治疗我们?”

 “苏小姐,当年刘瑾被剐3357刀之后,他的肉被分给民众吃,老百姓争先恐后吃大恶人的肉,以解心头之恨,所以你就算转世之后,依然没办法拥有完整的身体,你以前完美的身体只是暂时的假象,当你逐渐成年,你的身体发育完成后,真实的状况就会显现。尹辰,你也一样。治疗你们的办法就是找到当年吃你们肉的人,并杀了这些人!杀一个,你们身上的伤痕便会消失一条,尹辰,你只要杀了8个人,就会痊愈,至于苏小姐……”

  苏蕾几乎昏倒,徐老太的办法居然是叫他们去杀人!

  “要我杀人?不!我做不到!”尹辰站不稳地撞在桌子上,他恳求地问:“徐老太,有没有别的办法?我不要当杀人犯!”

  “没有,想做回一个正常人,就要找到那8个人,并让他们死!这是你的宿命!当然,你可以选择不治,让这8道丑陋的刀痕永远趴在你身上!”徐老太冷静得令人恐怖。

  “那么这8个人有没有什么特征?”尹辰低着头沉沉问道。

  “没有,全靠你自己的感应,他们身体里有你前世的肉,只要在一定的距离内你就会有一种微妙的感应。”

  “可是茫茫人海中我该怎么找那8个人,他们有可能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中国,欧洲,非洲……全世界那么大,我该如何去寻找?这无疑是宣判我的死刑!”

  “那我呢?”苏蕾无力地跪在地上:“我那3357个人又该如何去寻找,要我杀3357个人,这怎么可能?”

  徐老太慢慢说道:“那些人并不一定要你们亲手杀害,只要他们死了,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你们身上的伤痕就会消失。而你那3357个人,你最好祈祷他们都在某个山村,一次地震或自然灾害让他们全村灭亡!”

  苏蕾绝望了:“老天若能如此优待我又怎么让我全身长满‘鱼鳞’?我看这3357个人不但不会一夕暴毙,他们还会长命百岁,直到把我耗死为止!徐老太,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第二个办法只需杀一个人,就是当时剐你3357刀的刽子手,但我不保证他一定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他已经死了,也许他还没有出生,如果你选择这条路就必须承担这个风险。而且你必须亲手杀了他,他的自然死亡和意外死亡都不会使你的鱼鳞消失。尹辰,剐你的刽子手我能感应到他并不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

  “剐我的刽子手有什么特征?”苏蕾问。

  “这个人的大腿内侧有一个火焰形的黑色胎记。”

  苏蕾苦笑了笑,这么隐蔽私密的地方,看来难度更大了,“徐老太,我还是选择这条路吧,不管这条路再怎么难,总比杀3357个人要靠谱吧。”

  “好,祝你成功。”徐老太阴森森地笑着挥别了两人。

 Chapter 05

   意外

  走在路上,苏蕾和尹辰都在为接下来的事情计划着。

  尹辰看了看身旁的苏蕾,油然升起一种同命相怜的珍惜感。

  他安慰苏蕾:“没事的,你的一个人总比我的八个人要好找。”

  苏蕾苦着脸问:“尹辰,我们真的要为了治病杀人吗?”

  尹辰茫然地望着远方:“苏蕾,我们曾经都有过美好的生活,可是现在,我们却像过街老鼠一样,隐蔽,躲藏,不敢大大方方地暴露在阳光之下,这一世我们并没做什么坏事,我们为什么要为前世的罪孽付出代价?再说,那一世不是已经受到惩罚了吗?被砍8刀,被剐3357刀还不够吗?如果我不把那些吃我肉的杀了,我的这一世也完了。”

  尹辰说得对,苏蕾也燃起斗志,她抓起尹辰的手说:“好!我们一起加油。”

  当他的手被她紧紧握住时,尹辰感到有一股电流贯穿身体,那么强烈,那么奇妙。

  尹辰相貌不俗,风度翩翩,曾经也阅人无数,为何偏偏对苏蕾有这种亲切的感觉,难道是因为同样的宿命,有了心心相印的……爱情?

  尹辰和苏蕾住在同一座城市,回城的车上,两人心里都在为这妙不可言的缘分蠢蠢欲动,以后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至少有身边的人,一起并肩作战!

  “砰──”前方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

  “发生了什么事?”有人尖叫,有人探出头去看。

  司机紧急刹车:“前方发生了车祸,有辆大客车失控冲下了山崖,在山下爆炸!”

  车上的乘客纷纷下车,冲到公路边缘,果然在山崖下有一辆坠毁的客车,浓烟滚滚而上,根本看不清下面的状况,不过从这个高度来看,八成是车毁人亡了。

  有人拿出手机报警,有人哀悼,有人庆幸自己没有坐上那辆客车,情况一度混乱。

  苏蕾站在尹辰身边,却发现他根本不关心这场惨剧,而是若有所思地捂着自己的小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这里有点痒。”

  “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过敏?还是在这山间被蚊虫咬了?”

  “不。这种痒的感觉,很像伤口结痂的……”尹辰似乎知道了什么,那是一种预见奇迹的无措与失神,他焦急地拉开自己的领口,顺着宽大的领口往下看自己的身体,一道,两道……天呐!只有七道!他的伤痕少了一道!

  尹辰惊喜得无以复加!他的刀伤奇迹般地消失了一道,他小心地卷起衣角,让苏蕾看皮肤上伤口愈合后淡淡的一道粉红色的印记,刚才就是这里有痒痒的感觉。

  苏蕾也无法相信:“这怎么可能?你并没有杀人啊?难道……”

  两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山下残破的客车,“难道那个人在那辆车里?车祸死了?”

  两人一直等在山崖边,直到急救人员从车里抬出一张张担架,担架上蒙着白布,看不清男女老少。

  尹辰看着一张张担架从眼前掠过,他在等那个人,或者说他在等那种感觉,徐老太说的那种奇妙的感应。

  直到第29张担架被抬出来,尹辰突然冲了过去,停在担架前面,犹豫再三,颤抖地掀开白布。

  那是一个女人,30岁左右,穿着普通,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体貌特征,医护人员都以为尹辰是这个女人的亲人,只有苏蕾知道尹辰为什么这般激动。

  事后苏蕾问起,尹辰说当时有一种直觉认为就是她,他不知道这个感觉是否正确,但他会记住今天的感觉,至少为以后寻找之路开了个好头。

  “恭喜啊!”苏蕾鼓励着他,自己却看不到一丝的希望。

   Chapter 06

   第二个人

  回到繁华的大城市后,尹辰和苏蕾仍然有密切的联系,尹辰甚至将苏蕾介绍到自己的公司做文秘。

  尹辰外形俊雅,身边一直都有女人围绕,不过公司里的女员工却看出,他对苏蕾是特殊的,他和苏蕾的关系好像比朋友多一份暧昧,比情人少一份亲密,不像爱人般风花雪月,更像家人般温暖关怀。

  尹辰的第二个人就出现在公司,并且是他的新任上司。

  那天早上他们同乘一部电梯上楼,那是新上司第一天上班,他们并未见过面,新上司进入电梯的那一刻起,尹辰的脑袋就像被狠狠敲了一下,全身感到强烈的不安,如同火灼一般,似乎快要窒息。

  到了公司后他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蕾。

  苏蕾秀眉微蹙:“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在想他会不会……”

  “你要怎么做?”苏蕾有些紧张:“上次那个人是意外死亡,这一次难道你要亲自动手吗?你确定你的感觉没错吗?”

  尹辰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这种感觉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的……”

  第二天,那个新任上司被发现刺死于家中,警方勘察现场确定是一起蓄意谋杀,新任上司纵横商场,人际关系复杂,嫉妒他的憎恨他的人比比皆是,排查起来十分困难。

  “昨天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你在哪里?”警察问尹辰。

  “我,我在家里。”尹辰神色紧张。

  “可是据大厦管理员说,昨天有个穿黑衣的男人尾随被害人进大厦,管理员本想叫住那个陌生男人,他却叫被害人吴部长,之后与被害人攀谈着走进电梯,经管理人员描述,那个人身形清瘦,与你颇像。”

  “怎……怎么会呢?吴部长昨天才到我们公司上任,我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要杀他呢?”尹辰矢口否认,但明显已经底气不足。

 “那么你可有证人证明你昨天十一点到一点在家?”

  “我……警察先生,我一个单身男人,我──”

  “我可以为他证明!”说话的是苏蕾,“昨天晚上我在他家!”

  苏蕾话一出口,公司里的人无不震惊,包括尹辰自己也始料未及。

  “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情侣。”

  因为苏蕾的证词,尹辰终于排除嫌疑,而二人的关系也因此公之于众。

  “谢谢你,要不是你的伪证,我恐怕难逃这一劫。”尹辰有种劫后余生之感,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必他离痊愈的那天不远了。

  “可是这样你以后就不能……”

  “与其他女孩子交往是吗?”尹辰笑笑,他的笑如和煦春风,谁能想到他在十二个小时前才满手鲜血地杀了一个人,“我现在这种情况怎么与别的女孩交往,还不吓到人家,这样也好,以后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地为我作证了。”

  “什么意思?”苏蕾有种不祥的预感。

  尹辰得意道:“苏蕾,你知道吗?我身上的刀疤只剩六道了,我的感觉没有错,凭着这种感觉,我会找到第三个人、第四个、第五个……到时候你要帮我做不在场的证明啊。”

  “我——”苏蕾本想拒绝,可是看着尹辰兴奋渴望的样子,又不忍心浇灭他的希望,摸着自己满身的“鱼鳞”,她最能理解尹辰的心情,如此感同身受,她怎能不帮他?

   Chapter 07

   求婚

  从此苏蕾成了尹辰杀人道路上的得力助手,也许上天真的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尹辰在三年时间找到了其他五个人。

  他们分别是公司的客户李桐;在打客服电话听到声音时就令尹辰突然心悸的话务员李小芬;上门推销药品的陈广发;服装店导购姚美丽;医院里的残疾病人杨踏。

  尹辰毒死了李桐;以李小芬爱慕者的身份约她见面将她杀死在郊外;陈广发上门推销药品时尹辰感觉到他是第五个人,直接将他杀死;姚美丽被风度翩翩的尹辰迷住,被杀死在酒店;至于杨踏,他是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尹辰轻轻一推,他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这些人和尹辰毫无冤仇,也无利益关系,尹辰没有杀人动机,再加上苏蕾的作证,尹辰竟然都安然度过警察的排查。

  是啊!警察怎么会知道尹辰那匪夷所思的杀人动机呢。

  而苏蕾,一直在帮别人做嫁衣裳,或者可以说一直在助纣为虐。她却没有遇到那个“惟一”的一个人。

  三年来,她寻找了很多地方,在报纸上登重金悬赏的寻人启事,在网络上人肉搜索,传媒、网络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可任它再怎么无所不能,也“人肉”不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

  就在苏蕾自我放弃,对人生绝望的时候,尹辰向她求婚了!

  那是在尹辰杀死第四个人之后,苏蕾看着尹辰逐渐痊愈,而自己仍是披着一身“鱼鳞”一片未减。

  她已经和尹辰不一样了,上天在眷顾尹辰,而遗弃了自己,于是苏蕾决定辞职,远离都市,到一个偏远的山村自生自灭。

  可是尹辰迫切地挽留她,他向苏蕾表白,那样深情,那般渴求。

  早在当初在徐老太房间中,他躺在床帐后看到苏蕾曼妙的胴体上一身可怕的“鱼鳞”,他除了震撼、惋惜,还有一丝心痛。他可怜这个年轻的女孩,也为他们有同样的遭遇而加倍关心她,他总觉得苏蕾像另一个自己,所以尹辰想要帮助她。

  尹辰握着苏蕾的手说:“我想呵护你,爱护你,就像保护我自己一样,你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们要合力划向彼岸,谁也不能中途离开。”

  “可是我的病……”苏蕾对尹辰也有特别的感觉,不然她不会一次次冒着违法犯罪的危险帮他做假证。

  “苏蕾,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嫌弃你,我都不会,你是我不可缺少的另一半,我怎么会嫌弃我自己呢?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守护你!”

  苏蕾感动得热泪盈眶,她紧紧拥抱住尹辰:“我收回那句话,上天没有遗弃我,至少它把你给了我,我爱你,尹辰。”

  “我也是,苏蕾。”隐藏在苏蕾发丝间尹辰的脸,露出不易察觉的笑。

  笑中的含义想必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留下苏蕾,是可以继续利用她作伪证,但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心痛,他想要守护她的心情,这些都是尹辰切实的感受,只是……他还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爱情。

  尹辰曾经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性感的身材,光滑的皮肤试问哪个男人不爱?因为自己不再完美就娶了个更恶劣的,尹辰这一刻问自己,这样对吗?

   Chapter 08

   第八个人

  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结婚了。尹辰的身上只剩最后一道刀疤了,可第八个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苏蕾的“惟一”也没有找到。她也曾怀疑过尹辰,不过后来经查看发现并不是他。

  结婚第二年,苏蕾怀孕了,苏蕾在怀孕期间曾劝过尹辰,不要再找第八个人了。

  如今他身上只剩一道疤了,无伤大雅,为了孩子积点德,不要再杀人了。

  尹辰同意了,即将为人父的他愿意为孩子放弃。

  孩子出生了,哇哇啼哭的那一刻,尹辰的一家人都兴奋激动,得知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孩时,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尹辰看着孩子,粉嫩的小脸,虎头虎脑的可爱样子一下子令他父爱泛滥。

  尹辰抱着孩子终于体会到满满的幸福之感,得此妻儿,夫复何求呢?

  他已年近三十了,何必再为那一道疤痕执迷不悟呢?

  尹辰想着忽然手上一湿,原来是孩子尿了,尹辰笑着扒开襁褓,当看到孩子下身时,尹辰如雕像一般呆愣住了。

  原来,一切早已在冥冥中注定了,谁也逃不了,都是命运的安排……

  苏蕾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脸色苍白,神情忧郁,已经生完孩子一个月了,到现在也没见到宝宝,一开始尹家以她身体虚弱为由不让见孩子,后来干脆避而不见了。

  苏蕾愈发担心,孩子怎么了?生病了?她心忧成疾,尹辰才抱着孩子出现了。

  “孩子,我的孩子!”苏蕾急切地想要抱抱自己的宝贝。

  尹辰仍站着不动,脸色阴沉凝重:“苏蕾,不管你看到的孩子是什么样子,你要记得,他是你的骨肉,是我们的孩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蕾紧张地问:“难道……他遗传了我的鱼鳞病?”

  “不管他怎么样,他是我们的孩子,请不要伤害他!”

  “快把孩子给我!”苏蕾心急道。

  尹辰将孩子递过去,苏蕾急不可耐地抢过孩子,孩子白白净净,黑葡萄粒般的大眼睛正天真无邪地看着苏蕾,遗传了苏蕾和尹辰的俊俏长相,煞是好看。

  苏蕾几乎喜极而泣,孩子没有遗传她的“鱼鳞”,是正常的BABY。

  当她打开襁褓向下一看时,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一般,血液几乎瞬间凝固。

  孩子的大腿内侧,赫然有一个火焰形的黑色胎记!

  这个孩子竟然是她寻寻觅觅的“惟一”。

  如果她没有和尹辰结婚,她恐怕永远都找不到她前世的刽子手了!

  都说母子前世是相欠的,今生有一个是还债的,那么这个孩子是还债的还是讨债啊?

  苏蕾失声哑笑,真是老天爷的捉弄啊!

  “你怎么了?”尹辰担心苏蕾的失常。

  “哈哈哈……”苏蕾抱着孩子笑得花枝乱颤,泪水肆流,“我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

  “你高兴?是因为生了可爱的孩子,还是因为……找到了要杀的人?”尹辰小心地问。

  “尹辰,我没事。”苏蕾擦了擦眼泪,“只是一时之间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需要时间消化,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想跟我的孩子说点话,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好吧。”尹辰关上门离开。

  许久之后病房里一直没有声音,尹辰推门进去,只见苏蕾抱着孩子,双目空洞,脸上有未干的泪痕,嘴角却挂着失魂般的笑。

  再看苏蕾的脖子和裸露的手臂,光滑白皙,竟没有一片鱼鳞了!

  尹辰脑里的血液轰然上冲,他慢慢走近苏蕾,怀中孩子的身体已经冰冷。

  “你杀了你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你杀了我们的孩子!苏蕾,我早已想过这个结果,为什么我还要将孩子交给你?就是想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我知道你多想成为一个正常人,你的情况比我严重,你渴望的心比我急迫百倍千倍,我尊重你信任你,没想到你真的选择杀死我们的孩子!苏蕾,你简直惨无人道,我杀的是陌生人,而你杀的是我们的亲骨肉啊!”

  “尹辰,我真的很想痊愈,看着你一天天好起来,我心里很急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欲望压抑在心里,有一天突然将它释放出来,竟然像火山爆发一样强烈!尹辰,我求你原谅我,我们埋了这个孩子,忘掉这个孩子,我们重新开始!你看我现在皮肤光洁,脱胎换骨,我们还年轻,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就是了!”

  尹辰冷笑:“你是变漂亮了,可在我看来,却是丑恶的。你完美无瑕,而我却有一道刀疤,你认为我心里会平衡吗?”

  “你什么意思?”

  “你杀了我们爱的结晶,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爱!”

  “没有爱?没有爱你为什么跟我结婚?你说对我有感觉,你说我是你的一半,你都是在骗我吗?”

  “我没有骗你,我确实对你有感觉,但那并不是爱,我当时分不清这种感觉。我见到你第一眼就心跳加速,我以为是同命相怜的由怜生爱,后来我才知道,是我弄错了。”

  “不是爱?那是……”苏蕾猛地悚然一惊,心头大骇。

  她想起那些因为尹辰“有感觉”而被杀害的人。

  原来她不是他“最特别的人”,而是他早已遇见却一直没有下手的第八个人。

  命中注定啊!

  只是她不是她命中注定的爱侣,而是他命定的宿怨!

  她果然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只是对她身体里属于他前世的肉有感觉!她吃了他的肉,怀了他的骨肉,杀了他的骨肉,最后会还回他的肉!

  她一步步助他杀人,最后他要杀的却是她!

  苏蕾感到头晕目眩,天旋地转。

  尹辰恶魔般的笑在她眼前回旋,他说:“如果你不杀了我们的孩子,我也许会这样和你生活下去,可你偏偏为了自己痛下狠手,你可以这么做,我就不会觉得自己太过卑鄙了,为了自己不惜杀死最亲的人!苏蕾,从我们决定寻找命定的那些人时,我们就已经和魔鬼签下了契约,将灵魂出卖了,我在一次次杀人时已经沦陷,而你也早已失去了自我。苏蕾,我在你的药中下了安眠药,我会说你是产后精神失常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服药自杀的!”

  “呵呵……”苏蕾还在笑,她要笑着离开,下一世不要再这般轮回,如果当初没有去找徐老太,没有遇见尹辰,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原来,最后的赢家是尹辰,重新开始的也只有尹辰一个人……
 

分页:1 2 3 下一页
必发游戏精选